一个渣画画的,偶尔腿点脑洞,偶尔剪剪视频。
【接vc曲绘,最好是龙牙相关的】

#APH#冷战法英极东
#全职#叶邱叶乔张安王喻,一帆邱非本命。
#国漫#狐妖灵契镇魂街,少锦秦时不良人。
#时之歌#舜远远诺维塞

墙头多到炸,男神遍天下。
不看脸,你声音好听我就喜欢你,就是这么肤浅。

还有,其实我不口吃。

【忘羡】人生中十种无能为力的事


玻璃碴

1.倒向你的墙  
“夷陵老祖死了?谁杀的?”
“还能是谁。他师弟江澄大义灭亲,带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把他老巢‘乱葬岗’一锅端了。”

2.离你而去的人  
突然,江厌离双目一睁,双手不知从哪里爆发出一阵大力,将魏无羡一推!
魏无羡被她这一推推得又摔倒了地上,再抬起头时,就见一柄明晃晃的长剑,刺穿了她的喉咙。
握着剑的那名少年,正是刚才扑到那射箭人身上痛哭的年轻修士。他还在哇哇大哭,泪眼朦胧地道:“魏贼!这一剑代我哥还给你!”
魏无羡坐在脏兮兮的地面上,不敢置信地看着头已经歪下去、喉咙汩汩冒出大量鲜血的江厌离。

3.流逝的时间  
蓝启仁看起来很难过,也很生气,最终还是没有再责骂他。三年之中,无论是责骂还是惩罚,已经够多了。
他叹着气,没有再反对蓝忘机把温苑留下来的决定。
到如今,这伤口已经结痂十三年了。

4.没有选择的出身  
说来惭愧,夷陵老祖枉称所向披靡,却其实见狗即怂。这也是无可奈何,他少时没被江枫眠捡回家时,打小在外边野,常在恶犬嘴底夺食,几番撕咬追赶,从此便对大小犬类都怕得要死了。

5.莫名奇妙的孤独  
拐过墙角,一群大眼小眼都齐齐蹬着突然冒出来的他,正是白日里在船边泅水闹温宁的那些少年。而温宁正站在他们中间。
他看上去有些愕然:“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魏无羡道:“你们才是呢,夜半三更的,怎么在这儿?”
他说的是那些少年,挥手要驱散他们。这群少年十分不满,温宁道:“都回去吧,该休息了。”
众少年这才勉强应了,冲他挥手,道:“那我们明天再一起玩!”
温宁却只是挥手,并未答应。他自己也不知道,明天会在哪里。
只剩两人后,魏无羡道:“你怎么被他们缠上了?”
温宁道:“方才我走进一条巷子里,恰好看见他们睡在里边,刚要退出来,就被他们抓住了。”他感慨道:“也不怕我。”
魏无羡微微一怔:“睡在巷子里边?”
温宁道:“是啊。这都是一群流浪儿。”
魏无羡沉默了。
方才他驱散这群少年,是以为他们有地方可回,深夜不归,家里有人会担心,谁知道,他们回也是回一条漏风的小巷。
他也曾经是这样夜宿街头、找块稍微干净的土地都能酣睡一宿的流浪儿。

6.无可奈何的遗忘  
魏无羡道:“戒鞭痕?!”
他重新抓住蓝曦臣,道:“蓝宗主,我真的不知道,请你告诉我,他身上那些伤究竟是怎么来的?”
蓝曦臣原本已脸现愠色,可仔细看了魏无羡的神情过后,怒意微敛,试探着问道:“你……记忆有损?”
魏无羡道:“我的记忆?”他立刻拼命去想有什么东西是自己忘了的,道:“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记忆有……有!”
他确实有一段记忆模糊不清。

7.永远的过去 
魏无羡按了按太阳穴,道:“算了。过去的事了。都别再提了吧。”
这并不是什么他喜欢不断重温的旧事。他不想再被迫回忆一遍自己清醒时被剖丹的感受,也不想被被迫反复强调提醒,这是什么样的一种付出。
如果是在前世被拆穿这件事,他多半会哈哈哈哈地反过来安慰江澄:“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你看我这么多年没那颗金丹,还不是风生水起地过来了”。但是现在,他确实没力气这样云淡风轻地故作潇洒了。
凭心而论,他真的没有那么洒脱。
这种事那么容易看开的吗?
不可能的。
十七八岁的魏无羡,其实骄傲不输江澄。曾经也灵力强劲,天资过人。整天摸鱼打鸟,通宵爬墙坑人,照样能遥遥领先,甩苦苦用功的其他同门十八条街。
但是,每当夜深人静时辗转反侧,不得入眠,想到自己此生都无法再以正统之途登顶、永远也不能使出那令旁人瞠目结舌的惊艳一剑的时候,反过来想一想,如果江枫眠没有把他带回莲花坞,可能他这辈子都和这些仙门世家无缘,根本不会知道,世上还有如此玄奇瑰丽的一条道路,只不过是个流落街头见狗就逃的小混混头子,或者在乡下放牛偷菜,吹吹笛子混混日子,无从修炼,更不可能有机会结丹,心里就会好受很多。
就当是报答,或者是赎罪。就当从来没有得到过那颗金丹。
这么开导自己的次数多了,就真的好像能和表面上一样潇洒不羁,顺便还能在心中半真半假地赞美一下自己的境界。

8.别人的嘲笑  
“是魏无羡自己修炼邪术遭受反噬,受手下鬼将撕咬蚕食,活活被咬碎成了齑粉。”
“哈哈哈哈……报应!他养的那批鬼将就像一群没拴好的疯狗到处咬人。最后咬死自己,活该!”

9.不可避免的死亡  
“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乱葬岗大围剿刚刚结束,未及第二天,这个消息便插翅一般飞遍了整个修真界,比当初战火蔓延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10.不可救药的喜欢
回姑苏蓝氏的途中,蓝忘机在彩衣镇上买了一壶“天子笑”。
这是他买回去的第一壶,也是他唯一喝下去的一壶。
酒很香,很醇,也很辣。大概能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喜欢。
喝他喝过的酒。
受他受过的伤。
酒醒之后的蓝忘机没有记忆,但是胸口已经多了一个和当年魏无羡在屠戮玄武洞底留下的那个烙印一样的伤痕。存放岐山温氏收缴物的仓库也被人砸开了。所有的门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很惊慌,很震惊。

评论(7)
热度(63)

© 景年年年_ | Powered by LOFTER